当前位置:首页 > 统计资料 > 统计分析
人口发展报告——新中国七十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系列分析报告
发布日期:[2019-08-22 16:33] 【字体: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状况的发展,厦门人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口发展取得了卓著成效,人口再生产步入良性运行轨道。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深化改革不断推进,生育政策、户籍制度改革等一系列人口相关政策陆续出台,全市人口发展呈现总量平稳增长、素质不断提升、集聚效应明显、城镇化质量不断提高的可持续发展新阶段。 

  一、人口发展阶段 

  人口是一个系列的持续的发展过程,建国初期的20多年时间,我国人口发展基本处于自发和无计划状态,出生率极高,1963年全国人口出生率达到43.3‰,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33‰。人口的极度膨胀,经济水平的严重落后,致使二者的矛盾愈演愈烈。厦门情况亦是如此,1963年厦门市的人口出生率更高达44.60‰,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8.20‰。自上世纪70年代起,中国政府开始大力推行计划生育,并在1982年党的十二大会议上首次确定计划生育是我国的基本国策。2002年正式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两年后即2015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至此,实施了三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宣布终结。总体上以1978年改革开放为界线分前后两个阶段,1978年以前为无控制的人口自发增长阶段,1978年以后为有控制的人口计划增长阶段。 

  (一)人口自发增长阶段(1950-1977

  1人口较高增长阶段(1950-1961)。新中国成立初期,经济恢复和社会改革推动了生产发展,改善了人民生活,使人口迅速增长。1950-1961年全市人口平均出生率为34.29‰,其中1957年达到这个阶段的峰值,为43.40‰,人口自然增长从1950年的7.0‰上升到196117.6‰。这一阶段厦门市总人口从45.41万人增加到63.66万人,11年净增21.25万人,平均每年净增1.93万人,年平均增长3.12%,形成第一个人口生育高峰。 

  2人口增长补偿性高峰期(1962-1977)。随着国民经济的好转,补偿性生育来势很猛,形成厦门人口增长第二个生育高峰期。1962年厦门市人口出生率跃至39.5‰,1963年再猛升到44.6‰,成为建国以来人口出生率最高的年份。随后各年份的人口出生率都维持在20.0‰以上。“文化大革命”期间,厦门市人口总量迅猛增长,由1961年的63.66万人增加到197789.29万人,净增25.63万人,平均每年增加1.60万人,年平均增长达2.1% 

  (二)人口控制增长阶段(1978年至今

  1人口增长速度较低阶段(1978-1990)。改革开放初期,政府计划生育政策严格执行,同时外来人口还相对较少,人口增长较为缓慢。1978年全市人口出生率首次降至20‰以下,随后出生率继续逐年下降,1987年降到局部低值15.23‰。全市总人口从1977年末的89.29万人增加到1990年第三次人口普查的117.56万人,13年间净增28.27万人,年平均增加2.17万人,年均增长2.14% 

  2常住人口增长提速,外来人口显著增加阶段(1991-2010)。这一时期,由于厦门经济特区的快速发展,吸引大量外来人口,虽然人口自然增长率都维持在较低水平,但外来人口增长迅猛。这20年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1991-2000):全市人口由1990年的117.56万人增加到2000年的205万人,10年净增87.44万人,年均增加8.74万人,年均增长5.72%;第二阶段(2001-2010):全市人口由2000年的205万人增加到2010年的356万人,10年净增151万人,年均增加15.1万人,年均增长5.67%。第二阶段人口总量的年均增速略低于第一阶段,由于人口基数和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平均每年的人口增量却比上阶段多6.36万人。  

  3人口低速稳定增长阶段(2011年至今)。这段时期国家计划生育政策逐渐放开, 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放开单独二孩, 2015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孩政策。2011-2013年的自然增长率都在10‰以内,随着2013年单独二孩政策的放开,厦门市自然增长率年逐年提高,到2016年实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2017年的自然增长率达到最高点13.5, 但持续度不强,2018年回落到11.4‰,生育率高开低走趋势显现出来。这阶段厦门总人口由2010356万人增加到2018年的411万人,净增加55万人,年均增加6.9万人,年平均增长1.81%,形成了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低速隐定增长时期。 

  二、人口再生产实现了现代型的转变 

  人口学理论将人口再生产划分为三种类型,即: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自然增长率的原始再生产类型;高出生率、低死亡率、高自然增长率的传统再生产类型;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自然增长率的现代再生产类型。人口转变指的是人口再生产类型由原始型经传统型向现代型转变的过程。当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自然增长率的人口再生产状态出现并稳定一段时间后,一般认为人口转变已经完成。 

  建国以来,由于社会经济条件和国家人口政策的变化,人口转变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厦门市的人口再生产类型发生了两次具有历史意义转变。 

  (一)从原始型再生产向传统型再生产转变 

第一次重大转变由高出生、高死亡,低增长类型转为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类型。

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生产力得到恢复和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同时,世界医疗卫生新成果的推广应用以及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长足发展,严重影响人们健康的传染病、流行病等疾病得到有效控制,人口预期寿命大幅提高,人口死亡率迅速下降,从解放初期1950年厦门市死亡率为17.0‰,到1952年立刻降至8‰以下,1971年下降到6‰以下,随后人口死亡率基本稳定6‰左右的范围。同时由于社会稳定,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人口出生率维持较高水平,基本维持在20‰以上。这一时期实现了人口再生产类型从建国前的高出生、高死亡、低自然增长向高出生、低死亡、高自然增长的过渡形态。

  (二)从传统型再生产向现代型再生产转变 

  第二次重大转变由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类型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类型转变。 

  19786月,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会议进一步明确了“晚、稀、少”的内涵;提出了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的新要求。同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标志着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幕正式拉开,国家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1980年,全国开始大规模地实行计划生育,并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1981年全国人大五届四次会议提出“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人口政策。19829月,中共十二大把实行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厦门市的生育水平保持持续稳步下降的态势。人口出生率逐步下降,1982年厦门市妇女总和生育率降至2.24左右,人口再生产类型开始由过渡型向现代型转变。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妇女总和生育率降至1.871990年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制度的变革,多生多育的传统观念得到很大改变,特别是计划生育工作的持续、深入开展,大幅降低了妇女生育率,极大地加快了人口转变的进程,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妇女总和生育率降至1.0以下,为0.95。至此厦门实现低出生,低死亡、低自然增长的现代化人口再生产类型。随着2013年和2016年国家分别执行放开“单独”和“全面二孩”政策以后,2018年厦门市的妇女总和生育率又升至1.48

  三、人口结构呈现多元化 

  (一)人口性别比趋于扩大化 

对一个社会的人口状况来说,性别构成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它是人口婚姻和生育状况的基本因素,对人口再生产、人口的分布和迁移以及包括就业结构在内的其他人口构成均有直接关系。人口的性别结构是指某一时点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口中,用男性人口与女性人口的比值(以女性人口为100)即性别比来描述。新中国成立以来,厦门市的人口性别基本保持平衡。从有历史数据的1950年开始,厦门市人口性别比为102.2。之后从1953年的第一次人口普查到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人口性别比分别为99.1999.45101.42106.84107.09107.83,厦门市的人口性别基本保持在合理范围之间。从2011-2018年期间的人口变动抽样调查情况来看,厦门市人口性别比随着外来劳动力人口的持续增加而逐步提高,因为外来人口以男性相对居多,其中2015年达到最高为113.2,到2018年全市人口性别比为112.2,略有回落。  

(二)劳动力人口趋向老龄化 

随着人口再生产类型的转变,厦门人口年龄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全市少儿人口(0-14岁)占总人口比重从1953年的36.1%下降到2018年的17.99%,下降了18.11个百分点;老年人口(65岁以上)占总人口的比重由1953年的2.66%上升到2018年的6.28%,上升了3.62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少儿抚养比(0-14岁人口/15-64岁人口)由1953年的56.34%下降到2018年的23.76%,下降了32.58个百分点;老年抚养比(65岁以上人口/15-64岁人口)由4.14%上升到8.29%,上升了4.15个百分点。总抚养比由60.48%下降到32.04%,下降了28.44个百分点,相当于每100个劳动年龄人口抚养老少人口由1953年的60人减少到目前的32人,较大地减轻了人口的社会负担。到目前为止,厦门市仍处于人口红利时期,人口负担相对较轻,还呈典型的“中间大、两头小”橄榄状,中青年人较多、老年人和少儿较少,劳动力供给充足、人口的社会负担较轻,对社会经济发展十分有利。按照国际老龄化标准,通常把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0%,或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2018年厦门市老年人口(65岁以上)占总人口的比重已达到6.28%,开始接近7%的国际标准,人口老龄化开始显现。

  (三)人口素质结构明显优化 

  人口的文化素质和身体素质是反映人口素质的主要方面。新中国成立以来,厦门人口无论文化素质还是身体素质,都有质的飞跃。 

1文化素质大幅提高。新中国成立以前,厦门教育发展落后,人口文化素质偏低。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人人都享用平等的受教育机会,人口的文化素质明显提高。改革开放后,厦门人口受教育状况进一步改善,人口的文化素质普遍提高。进入新世纪以来,厦门市政府坚持教育优先发展理念,不断普及基础教育,积极调整教育机构,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扩大高等教育规模,持续推动人口素质稳步提高。2018年厦门人口的文盲率(15岁及以上文盲占总人口的比重)4.3%,比196429.1%下降了24.8个百分点。在文盲率下降的同时,人口受教育程度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与1964年相比,平均每十万人中接受大学以上教育的人数由1560人增加到2018年的17724人,增长了10.4倍;接受高中教育的人数由3570人增加到16235人,增长了3.5倍;接受初中教育的人数由7730人增加到25497,增长了2.3倍;接受小学教育的人数由28480人减少到13961人,减少1.0倍。每十万人中接受小学教育人数的减少,主要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成果。改革开放以来,厦门市实施科教兴市战略,坚持教育优先发展理念,不断普及基础教育,积极调整教育机构,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扩大高等教育规模,持续稳步推动人口素质稳步提高。2018年全市15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0.59年,比1982年提高4.87年。

1950年到2018年,厦门市普通高等学校由1所增加到16所,中等职业学校由5所增加到17所,普通中学由14所增加到97所,小学由192所增加到301所,幼儿园由2所增加到731所,还有5所特殊教育学校。从这些学校数量的增长充分反映解放70年来厦门市教育水平得到极大发展,人民文化素质大幅提高。

  2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不断延长。新中国成立前,厦门医疗卫生条件极差,1950年厦门人口死亡率达到17‰以上,婴儿死亡率高达46.4‰,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只有36岁。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经济发展,国家大力发展医疗卫生事业,人口死亡率迅速下降,进而导致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提高。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国民经济迅猛发展,居民家庭收入和生活水平快速提高,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全市人口死亡率继续下降为2.43‰,婴儿死亡率下降到4.34‰。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达78.91岁,其中男性75.96岁、女性81.77岁。2018年,厦门市人口死亡率为3.1‰,婴儿死亡率2.29‰。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达80.75岁,其中男性78.32岁、女性83.48岁,男性接近80岁,而女性已超过80岁。2018年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比1950年整整高出45岁,年均增加0.66岁。

(四)家庭户规模主流小型化 

新中国成立初期,厦门刚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解脱出来,受封建社会多子多福的影响,呈现家庭人口多、子女多、代际多的“三多”格局。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思想观念也在不断转变,少生优育逐步成为现代家庭组合的导向,使得小型化家庭户越来越明显地成为主体。主要表现在:一是家庭户规模呈逐步缩小趋势;二是以两代户为主要特征的小型化核心家庭占主体。最早1950年,全市家庭户规模为4.37人,从1953年开始的第一次人口普查到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厦门市的家庭户规模逐步降低,分别为4.46人、5.12人、4.65人、4.05人、2.94人、2.42人,到2018年家庭户规模为2.62人,比2010年人普略有提高。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家庭户规模还将继续提高。从家庭代际关系看,2018年两代户的家庭所占比重达到33.4%,相当于三分之一以上的家庭为两代户的小型家庭,两代户正日益成为家庭户的重要形式。同时,随着住房条件改善和家庭生育观念转变,越来越多的大家庭“裂变”为小家庭,“两口、三口之家”成为现代家庭的主流,2018年全市2-3人户占所有家庭户的44.4%,单身户占比也高达到29.6%。家庭户规模向小型化、核心化发展必然带来消费、就业、劳动力供给等方面的相应变化,并对今后家庭养老模式、教育、居民住房需求等都将产生长远的影响。 

(五)岛内外人口分布一体化

厦门市人口空间分布一直呈现岛内密度大岛外小的总体格局。1950年厦门市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只有343人,到了2018年,人口密度已提高到2417人,增加了2074人,增长6.05倍。随着厦门市政府岛内外一体化建设的加快,岛外四个区的新城建设、环东海域大开发、马銮湾建设、地铁的建设开通、翔安新机场批准建设等,以及全市重大功能性项目向岛外新城配置,新城综合功能不断提升,承载力和吸引力将显著增强,人口分布逐步扩展岛外。2000年,厦门岛内人口占全市比重为53.7%,到了2010年,岛内人口占全市比重降为52.7%,到2018年,厦门市岛内外人口分布出现转折,岛内人口少于岛外人口,岛内人口比重降至49.8%,岛内外人口分布一体化。虽然岛内人口低于岛外人口了,但由于岛内面积小,岛内人口密度依然很高,达每平方公里12951人,是岛外人口密度的9.7倍。

  四、城镇化建设飞速发展,城镇化率接近九成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厦门市城乡面貌日新月异,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城镇化水平也飞速提高。全市城镇面积不断扩大,城市集聚和辐射功能日益增强,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和人居环境大大改善,城镇体系逐步完善,城镇人口急剧增加。厦门城镇化发展历程是从慢到快,其规模从小到大,特别是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和经济特区的快速发展,外来常住人口的增加和岛内外一体化建设发展而增长。自新中国成立至2018年,厦门城镇化水平发展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即自1950年至1978年为下降缩小时期;1978年至2000年为快速增长时期;2000年至2018年为平稳增长时期。 

  1下降缩小时期。从1950197832年中,厦门市城镇人口比重从45.02%降到到1978年的33.90%,反而下降11.12个百分点。1978年,厦门城镇人口为30.77万人,比1950年增加10.33万人,增长50.5%,平均每年递增1.47% 

  2快速增长时期。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全会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建立新的经济体制。与此同时厦门市被列为四个经济特区之一,厦门被赋予更多的改革优惠政策,这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有力地推动了厦门经济的发展,也有力促进了厦门市的城镇化率水平的大幅提高。到2000年,厦门市城镇人口为145.45万人,占全市人口70.84%,城镇化比重比1978年提高36.94个百分点;城镇人口比1978年增加114.68万人,增长3.73倍,平均每年递增7.32%1978200022年中,厦门城镇人口平均每年增加5.21万人,比前一阶段多4.84万人,快13.1倍。这22年是厦门市城镇发展最快时期。 

3平稳增长时期。经过前20年的快速发展,厦门市城镇化水平进入稳定时期。到2018年,厦门城镇人口为366.2万人,城镇化率达到89.1%,接近九成已达到较高水平。2000-2018年的18年中,城镇化率比重提高18.26个百分点,厦门城镇化率进程开始放缓,特别是从2011年开始到2017年,城镇化率每年近提高0.1个百分点,20172018年两年持平。2018年厦门城镇人口分别比1950年和2000年增加345.76万人和220.75万人,增长16.91.5倍。这一阶段厦门城镇人口平均每年递增5.27%,比上个阶段的年平均增速低2.05个百分点。这一阶段厦门市城镇人口平均每年增加12.26万人,比上个阶段多7.05万人。   

解放70年以来,厦门人口发展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人口总量得到快速增长,人口老龄化现象开始显现,人口发展已进入重要转折期。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加强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这是党中央立足我国基本国情,准确把握我国人口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着眼于推动人口结构良性变动和长期均衡发展,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人口发展将从控制人口过快增长,转型到保持适度生育水平、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和家庭和谐幸福上来。

 

 

 

                                    执笔:  

 

 

 

(此件主动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