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统计资料 > 统计分析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厦门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
发布日期:[2019-08-07 07:30] 【字体: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厦门经济特区成立以来,厦门市始终把“三农”发展作为经济社会建设和改革开放的重要任务,开拓进取、砥砺前行,实现农村经济社会的历史性跨越,农村人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尤其党的十八大以来,岛内外一体化和城乡统筹发展加快推进,都市现代农业迅速发展,美丽乡村建设迈出新步伐,乡村振兴全面推进,为推进高质量发展落实赶超、建设高素质高颜值现代化国际化城市、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显著增强,经济结构不断优化

70年来,厦门农业技术装备有了长足发展,推动了现代农业转型升级,实现了农业发展由粗放生产向集约化水平不断提高的历史性跨越。

经济总量持续增长。新中国成立之时,厦门市整体经济薄弱,1950年地区农业总产值(含同安)仅为2303万元。经过长期努力,1978年农业总产值达到1.55亿元。改革开放后,厦门市农村经济总体规模和水平实现跨越式发展,2018年达到47.24亿元,比1950年增长204.1倍,年均增长8.1%

农业结构逐步优化。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厦门市第一产业占三次产业结构比重从1950年的29.0%下降到2018年的0.5%,农业产值占农林牧渔业总产值比重从1950年的72.4%下降到2018年的47.8%。改革开放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受市场经济的驱动,蔬菜播种面积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占比从1978年的3.4%提升到2018年的69.5%[1];蔬菜产量从1978年的8.29万吨增加到51.45万吨,增长6.1倍。

设施农业提质加速。厦门市设立经济特区后,各类建设迅速发展,耕地大量征为非农建设用地,农业逐步向精细化、集约化转变,以设施农业为代表的现代农业发展加快。截至2018年,全市建成农业基础设施项目近200个,规模达3万多亩。全市形成特色农业总面积12万多亩、蔬菜种植面积万亩以上的镇6个、千亩以上的专业村40多个,打造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5个。

特色农业发展良好。截至2018年,胡萝卜、马铃薯等蔬菜生产基地实现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建成农业标准化生产基地20多个,初步形成“合作社+基地+农户”产业化生产格局。翔安区成为全国最大的冬春季胡萝卜出口基地,年种植规模近4万亩,年出口量近8万吨。“厦门虾苗”销量继续占据全国半壁江山。培育出杂色鲍“东优1号”、大黄鱼“闽优1号”、坛紫菜“闽丰1号”、日本囊对虾“闽海1号” “西盘鲍”等一批国家级水产新品种,水产品产业化程度较高。

休闲农业蓬勃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厦门市积极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出台《厦门市乡村旅游发展3年行动计划》及民宿管理办法,健全休闲农业投入机制,推动特房、象屿等国有企业参与大帽山休闲农业文创旅游度假区、香山乡苑等休闲农业项目开发建设,打造了顶村名宿、大宅火龙果等一批行业精品,成为厦门旅游新品牌和农民增收新渠道。

生态农业全面推进。近年来,全市全面推进化肥、农药使用减量化零增长行动,推进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建立绿色防控示范点l1个、示范面积1765亩,秸杆还田3.12万亩、还田率达80%以上。全面完成全市生猪退养及63家保留生猪规模养殖场标准化升级改造。

改革创新继续深入。党的十八大以来,厦门市委、市政府先后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现代都市农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现代都市农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政策,从根本上推动全市农业发展方式的转变,为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优化农业经济结构创造了有利条件。

二、农民收入稳步提高,生活条件逐步改善

新中国成立以来,厦门市经济发展迅速,农民收入连年增加,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生活消费日趋城市化。农民衣食住行条件显著改善,实现了农民生活由温饱不足向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

农民收入水平逐年上升。厦门解放后,经过土地改革,废除了封建土地制度,广大农民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到195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为92元,比1950年增长50.8%;生活消费人均85元,比1950年增长44.1%。改革开放以来,全面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经济迅猛发展。197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168元,1990年突破1000元,2010年突破10000元,2018年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2410元。

食品消费从生存向营养转变。食品消费在20世纪80年代基本上还处在求温饱的消费状态。进入90年代以后,食品消费在“吃饱”的基础上向“吃好”转化。主食品种多样化,副食讲究营养化,油脂类食物和享用性食物不断增多,主副食品消费结构日趋合理。1995年,农民人均食品支出1230元,比1985年增长3.6倍,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为49.7%,比1985年下降7.5个百分点,其中主副食比由1985年的11.50变为199512.39,人均消费粮食211.77公斤,比1985年减少24.16公斤。2018年厦门农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6367元,比全国农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3646元高出74.6%

衣着消费逐渐多元化。服装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服装材质逐渐增多,衣着告别短缺,成衣化趋势明显,农民衣着消费逐渐多元化,不断向追求时尚化、个性化发展,并逐步向城镇居民靠近。1995年,农民人均衣着支出119元,比1985年增加92元,增加3.4倍,其中服装支出92元,鞋袜帽类支出18元,这两项支出占衣着消费的比重达92.4%。到2018年,厦门农民人均衣着消费已上升到734.3元,比全国农民人均衣着消费648元高出13.3个百分点。

居住条件显著改善。市政府坚持每年为农民办实事,不断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向农村覆盖,努力改善村容村貌。生活环境日益改善,更加清新优美,也促使了农民居住条件的变化。房屋结构早就告别了土坯房,房屋质量也今非昔比。1995年,农民人均居住支出385元,比1985年增加2.6倍,占生活消费的15.6%2018年,厦门农民人均居住消费支出4864元,占总消费比重25.8%;全市147个行政村全部实现通自来水率100%、通有线电视率100%、通宽带率100%

出行和交通发生质的飞跃。交通通信消费是农民变化最大的一类消费。在改革开放初期,农民基本没有交通通信支出。随着交通、道路、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农民的出行和沟通极大便利。自行车、摩托车的鼎盛到没落,助力车、轿车的从无到有,居民的出行方式也经历更多选择。同时,随着电话、手机、宽带的普及,农民与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特别是近十年,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交通通信消费水平继续保持高速增长。1995年人均交通和通讯支出143元,比1985年增加34.8倍,占生活消费的比重为5.8%,比1985年上升4.9个百分点,农民人均交通通信消费从2007年的442元增加至2018年的2810元。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显示,农村家庭年末每百户拥有的助力车128.8辆、家用汽车42.7辆、移动电话数量也迅猛增长至249.5部。

三、农村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农村发展活力显著增强

厦门解放后,随着农村经济结构调整与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开展,农村各项改革不断深入推进,有效激发了农村发展活力,实现了农村经济由自给半自给的经济向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转化的历史性跨越。

联产承包责任制解放生产力。厦门解放后,经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运动、农村人民公社,初步建立和形成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前提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经营体制。改革开放以后,厦门农村普遍实行以家庭承包为主的多种形式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截至198210月,全市农村已有2994个生产队建立各种联产承包责任制,通过联产承包,打破了过去“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旧的经济体制,建立新型的农村合作经济体制;通过家庭联产承包,建立起统一经营和分散经营相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1984年全市农村社会总产值3.88亿元(当年价),比1978年增长67.8%

农产品多渠道经营。根据中央统一部署,厦门市从1983年起进行统购统销制度改革,先后实行粮食的多渠道经营,取消棉花统购,停止棉花、棉布的统销,改为合同定购。1987年后,又对农产品统派统购制度进行改革,逐步对全部农副产品实行市场调节,最终建立和完善农产品市场体系。

商品流通缩减环节。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深入到流通领域后,对企业吃国家“大锅饭”、职工吃企业“大锅饭”的供销社体制进行改革。打破国有企业“一统天下”的局面,恢复供销社的集体所有制性质,发展多种经济成分,实行国家、集体、个人一起上的方针,在农村形成多种经营方式,多种流通渠道,少流通环节,产销紧密结合的新的运行机制,推动农副产品进入市场,不断提高商品率。1987年厦门市农副产品商品率达73%,市场日益拓展和繁荣,农村农贸市场交易额1.86亿元,农村从事运销的劳力达1.8万人。1992年以后,全市供销社已有90%的农户成为农村基层供销社的社员户。

农村“三权分置”有序推进。2018年,厦门市出台《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实施意见》,进一步规范农村土地流转合同格式,完善调解仲裁机构,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全市共建设15个镇级农村土地流转服务平台。流转到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耕地流转率达39.2%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不断提速。十九大以来,厦门市研究制定《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推进国有农场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等政策,全面推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和国有农场改革发展,指导同安区开展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农村土地经营权确权颁证工作进展顺利,20187月,集美区、同安区、翔安区、海沧区确权数据库已全部通过农业农村部初检。

四、农村面貌明显改善,城乡公共服务更加均衡

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农村环境大幅改观,美丽宜居乡村不断涌现,实现了城乡经济社会由二元结构向加快融合的历史性跨越。

美丽乡村建设加快。旧村改造新村建设和老区山区项目建设成效明显,市、区两级财政累计投入补助资金约12亿元,重点扶持194个村实施旧村改造新村建设和老区山区村重点项目建设,共建设道路2000余公里、排水排污沟(管)1000余公里、挡土墙1000余立方、路灯2万余盏、篮球场500个和门球场100余个、购置人力垃圾转运车1000余辆、健身器材600余套。厦门已启动实施400多个自然村的美丽乡村建设,到2018年底共打造出同安区顶村村、军营村、郭山村、白交祠村,翔安区小嶝村、金柄村、马塘村,海沧区洪塘村、青礁村等一批“中国美丽(最美)休闲乡村”。

乡风文明稳步构建。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广泛开展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保持良好发展态势。《陈嘉庚的故事》入选“全国重点推荐作品”。构建了市级社区书院总部、区级社区书院指导中心、街()社区书院指导站和社区书院教学点四级服务管理体系,建成34家农村社区书院。南音、拍胸舞、宋江阵闽南特色文化活动深入开展,海峡两岸龙舟文化节、“两岸义工联盟”“送船王”等特色文化品牌亮点纷呈。文明村镇、城乡共建、文明行为示范点各类省级以上活动取得明显成效,同安区汀溪镇前格村等4个村、镇获评全国文明村镇;集美区灌口镇等18个村、镇获评省级文明村镇。

城乡公共服务均衡融合。建设厦门一中、厦门双十中学等名校岛外实质性分校。遴选60个农村义务教育学校质量提升改革实践项目进行培育。每个街道(镇)至少配置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镇卫生院),278家村卫生所全部完成标准化建设,近900名乡村医生纳入镇卫生院管理范围,所有村卫生所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执行乡医基本药物制度补助政策。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筹资标准提高至930元,大病综合保障额度提高至50万元。放宽低保收入标准,特困人员和低保等慰问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最低1300元。

 

                         

                           

 

                                    执笔: 王慧祥

 

 

 

 

(此件主动公开)



[1] 1978年全年农作物总播种面积133.85万亩,蔬菜播种面积4.48万亩;2018年全年农作物总播种面积32.54万亩,蔬菜播种面积22.62万亩。